当前位置:双节电商网 > 电商法 >

电商法之后你票圈的代购们过得还好么?


作者:双节电商网 时间:2019-01-14 13:49 标签:电商和微商的区别 标签:贵阳电商产业园招商

  电商法对代购的影响(www.herve-leger.com),1 月 1 日,《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 》( 以下简称《 电商法 》)施行,规定今后个人代购也须依法办理工商登记,取得营业执照,依法纳税。

  要知道,代购价和专柜价主要就差在关税上。以后如果都交税了,代购还有得赚吗?

  对他们来说,《 电商法 》的到来,究竟是执行死刑的宣判,还是浴火重生前的阵痛?

  做代购三年,林晓从没有见过海关如此密集的拦截。以往的经验告诉她,包裹每个月只会被拦一两次。但从今年 10 月开始,这个经验就不管用了,“查的越来越多,现在都快到四分之一的量了”。

  货被扣在海关,林晓只能 “老老实实认栽 ”,要么补税,要么退运。但不管怎么样,这个月的收益都要大打折扣了。

  借着哥哥嫂嫂定居日本的便利,林晓从大学时就做起了代购生意。哥哥将采购的货物从日本直邮回国后,林晓再给买家发货。虽然直邮价格偏高,但一直是代购圈里比较安全的选择。

  代购出国采购,人手两个行李箱是基础,即便买的都是平价产品,价值也远远超过了海关规定的 5000 元免税额。一旦过海关时被查到,轻则补税,重则扣留货物、行政处罚,若携带物品数额过大,甚至会面临走私重罪。

  各大机场 “ 严打 ”、“ 血洗 ” 代购的新闻不断出现。有传言称,海关严查是《 电商法 》实施前的试水,虽然上海海关否认了这种说法,但无论如何,海关的监察力度加大已是不争的事实。

  在《 电商法 》正式实施的几个月前,“ 人肉 ” 代购屡被查的新闻和清关费涨价的通知就已经在提醒林晓,“ 要变天了 ”。

  彼时,三鹿奶粉事件让国产奶粉陷入信任危机,中国妈妈们对国外优质奶粉需求迫切,代购成为常见的购买渠道。

  做代购的要求很低。只要人在国外,生意就可以开张了。事实上,即便代购本人不在国外,也可以委托出国的亲戚朋友或雇佣的买手来完成顾客的订单。

  市场需求大,行业门槛低。结果显而易见,从留学生到家庭妇女,各行各业的海外华人在不断涌入这个行业。

  行业的红利一度是非常可观的。由于买卖双方的信息不对称,早些年代购能拿到商品原价 100% 甚至是 200% 的利润。以韩国化妆品为例,代购赚取的差价通常包含了未缴纳的税款,商场的折扣以及返点。

  在代购行业不断发展时,与之相关的华人快递、仓储、清关公司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,《 电商法 》的实施,波及的不仅是代购的生意。

  从 2008 到 2018 ,经历了十年的野蛮生长后,行业里充斥着各种问题和弊端。外部监管缺失,内部假货泛滥,消费者权益无从保证,代购获得的红利也在减少。

  “ 你拿到再低的折扣,不赚钱卖给客人,淘宝都能找到更便宜的,水太深了。” 总有客户会拿淘宝比价,最后被更便宜的商品吸引。而代购一旦失去价格优势,客源流失是必然的。

  刷屏的朋友圈、国外定位和购物直播几乎是每个代购的标配,但卖出的产品是真是假却不好说。目前假代购已经形成了一条产业链。伪造物流信息、购物小票,商场直播完不付款,向留学生买产品实拍图……层出不穷的手段,只为牟取暴利。

  代购的利润空间也在缩小。如今在网络上,热门的国外产品价格几乎都是透明的,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不复存在。“ 大家都知道价,你卖贵了肯定没人要。” 肖涵往往在商品原价的基础上再加 10% - 30% 的价格卖出,这也是代购们普遍的做法。

  18 年 12 月 23 日早上六点,肖涵和闺蜜在首尔的一家商场外排队等待商场开门,这是她 2018 年最后一次代购。虽然形势不好,但她还是坚持一个月跑一趟,好在现场同行们并不多。首尔的寒冬让两个广东姑娘有些崩溃,她们没有带足够厚的衣服。

  肖涵不知道的是,在八千多公里以外的悉尼,众多年轻的澳洲父母面临着更大的崩溃,他们跑了十几家超市,都买不到孩子喝的奶粉。

  澳大利亚主流媒体七号台报道了 23 号在悉尼出现的奶粉抢购潮,奶粉架常年被中国代购扫空,引发了澳洲年轻父母的担忧和愤怒。

  一定程度上,代购们造成了某些秩序的混乱。但在混乱的市场和行业中,秩序的混乱是必然的。

  渺渺正在向客户推荐一款德国口红,当有人在群里问《 电商法 》对代购的影响时,她想了想,打出了这句话。

  他们的客源少,采购量小,不足以对接厂商以低于市场的价格大量进货,本来在价格和货源上都不占优势。如果按照《 电商法 》的规定去办证交税,成本提高后商品价格也要提高,如果顾客不能接受的话,就很难有出路了。

  和那些小打小闹的代购不同,渺渺的代购店铺有 2 万多粉丝。去年黑五折扣季,碰上某个美妆品牌官网全场五折时,渺渺迅速下单了六千多根口红囤货。

  尽管以后商品交税后成本和价格都可能会提高,但渺渺只在品牌折扣期大量采购的做法保证了一定的利润空间。

  “ 我们在成本上是有优势的,我相信大部分顾客愿意留下来。” 对于店铺以后的发展,渺渺还是较为乐观的。

  小代购林晓最近更加警惕,她将每天在朋友圈发布的广告从 12 条减少到了 4 条,并叮嘱老顾客付款时一定要用支付宝。

  林晓没有开网店,生意都在微信列表里。得知深圳代购圈 “ 一姐 ” 的微信号被封时,她有些惊慌,开实体店的念头也打消了。

  “ 13 号飞日本,有需要的找我。” 尽管察觉到目前的大环境气氛微妙,但肖涵并不想取消 1 月出国采购的行程。

  微信对话框里的订单不断增多,这让她有些兴奋,忘掉了脑海里一闪而过的对海关的担忧。

  “ 订单这么多,你不去也有别人去的。去碰碰运气,总比坐这儿瞎等强。” 说话间肖涵又拿起一件羽绒服塞进了箱子。

  如果说新规发布的当天一定程度引起了代购们的恐慌,那么到目前为止,更多的代购觉察着这可能是行业的最后一波红利。

  有需求就会有市场,只是目前的市场正亟需规范,具体的监管措施和众多细则不甚明了。需求摆在那里,头部代购还来不及整合市场,多跑一趟多赚一趟。这也就不难理解不少代购即使货物被拦几率增大,仍然照飞不误的原因。

  最近几天邵阳跟客户道歉次数有点多,自从《 电商法 》实施后,公司在售商品的价格整体上调了,但新的价格清单还没有完善,他经常会报错价格。

  客户刚刚要的一款补水面膜售价是 81 元,邵阳记成了 125 元,那是今年 3 月份要调整的价格,涨了近一半。

  在澳洲,留学生做代购是件容易的事,即便什么都不了解,也会有不少平台能提供包括电商培训、平台搭建和海外仓储在内的各种支持。

  做代购两年后,邵阳有了自己的团队,在澳洲注册了公司。但公司此前只向澳大利亚政府交税,并未在中国纳税。

  《 电商法 》出台的前夕,邵阳就听到了风声,为了给公司办理营业执照和各种证件,11 月底就回了国。

  除了给商品重新定价,邵阳和团队也在着手拆分业务,“ 以前都是化妆品奶粉保健品一起卖,现在要开始分类,像奶粉保健品这种要求比较严格的类目,需要和其他种类分开注册。”

  在邵阳看来,《 电商法 》的实施对个人代购会有一定的冲击,交税会导致成本升高,但 “ 合法合规才能走得更远 ”。

  澳大利亚代购协会在近日提出了一项新的计划,奶粉代购们将被允许在网上无限制下单,以避免超市里疯抢奶粉的事件再次发生。

  此外,从 2 月份起,代购们必须向超市以及代购协会注册,并为购买的奶粉交税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>>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